首页 > 数学

温州城市交响乐团 交响乐队的指挥真的有用吗?

时间:2022-08-15 09:35:58 阅读:63797

交响乐队的指挥真的有用吗?

我没学过音乐指挥,所以只能猜测指挥一台不管大小的乐器,主要是引领和协调各种乐器在同一调下整齐精准地奏出音乐的各种音符,每个乐师都要一致听从指挥的手势起落准确把每个音符无误地吹拉弹出,假如有唱者就要与奏乐者同步唱出。民间音乐没有指挥者,其它乐器要服从打鼓(首鼓)指挥!如有谬误请包涵!

历史上,老艺术家、指挥家曹鹏有着怎样的人生经历和故事?

曹鹏先生,有名音乐家、老艺术家、中国一级指挥家、被誉为“普及交响乐的功臣”、首次将小提琴协奏曲《梁祝》等中国作品推向世界的第一人、首个在海外举办全场中国交响乐作品音乐会的第一人、曹鹏原名其实不叫曹鹏,是叫曹灿薀。

说起指挥的地位,他认为一个乐团的指挥,不管专业乐团,业余乐团都是最最关键的。最开心的事,他说从事音乐以来,凡是跟音乐的接触,他好像都很开心。最遗憾的事,由于我们中国历来就是搞运动,把我们的艺术、把我们的文艺不可能很好的正常的发展,这是曹鹏他个人最遗憾的。

上海城市交响乐团是由居住在上海、具有相当演奏水平的中外音乐爱好者组成。乐团的首席指挥曹鹏先生先后担任过部队文工团、电影乐团、上海交响乐团、上海乐团、上海学生交响乐团等众多乐团的指挥。他的指挥稳重清晰而又气魄,处理作品细致深刻富有激情。因为他们这个团主要做公益事业,这一点他很感动。他们这些团员,(曹鹏)他讲,我指挥了一辈子的乐团,国内外指挥了多少乐团,这是他最心爱的一个乐团之一,因为大家有颗爱心,不是为了利、为了名来的,而是为了社会做公益。

江阴县城的城墙叫九里十三步,九里加十三步就是城墙的长度,江阴人有着刚烈的性格,嫉恶如仇、爱憎分明。1925年,曹鹏出生在这里。曹鹏他家里祖上也是一个书香门第,他母亲、她是四书五经精通的,父亲是一个学校的老师。念小学的时候,曹鹏就在音乐的乐感和节奏感上表现出独有的天赋。小孩,自己是不知道自己的什么天赋,什么都不知道的。但是它是会客观、会自然地流露出来的。所以他在小学的时候每次上音乐课考试,他总归是100分,那个从小好像是有一点音乐的天才,所以音乐老师是特别喜欢他。三年级的时候,那时候全国举行一个抗日的禁烟运动,江阴就组织了一个禁烟运动的音乐比赛,是历史上第一次,那么各个学校就选派人参加,他就是被选中了,被选去参加禁烟运动的音乐比赛,为了这个呢他的老师每次上完课以后就给曹鹏他补课,所以他在那个时候小学三年级他就开始学五线谱、学弹风琴、学唱歌、学乐理,那次比赛他得了全县第一名。

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曹鹏一家逃难去了乡下,不久江阴县城也遭到了沦陷。1942年,曹鹏又返回了江阴城内继续自己的学业,17岁的积极参加爱国救亡运动。他们实际上在1944年抗日战争的那个时候,他们已经到了解放区,然后再回来,接受了解放区的教育,他们回来就开展地下工作,那就是在学生里面教唱歌丶演戏,因为他们那个年代唱抗日歌曲是地下的、秘密的,那个年代,他们已经传过来很多歌曲了,“起来不愿意做奴隶的人们,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都是这一类的抗日歌曲,所以这个时候他在音乐上通过这个又进一步的来接触抗日战争的一些音乐,也是激发他的音乐的一种向往。1945年,曹鹏中学毕业后同一批志向道合的年轻人一起来到苏北抗日根据地参加新四军政工队开展抗日宣传工作,后来进入山东大学文艺系学习音乐,随后被编入华东军区政治部文工团。一般的演出都是他指挥,都是他们的章枚团长指挥,自己不可能指挥,但是他有一次突然接到军部的电话说要到军部去开会,当天他们还要演出,他说这是军部命令我不能不去,今天晚上就你来指挥了,把他吓得够呛,自己没有指挥过啊,自己就是作为一名合唱队员,自己就这么唱啊,当然曹鹏他都很熟悉、他都会,但是说今天晚上你要指挥,哇、他第一次他记得黑压压几千人坐在台下,因为他们那个时候舞台都是搭建在郊区,台下一坐就是几千个官兵、还有老乡都来听他们的演出。他第一次他记得他的指挥是什么样的哦,他上去从头抖到尾,一直手在发抖,一直抖、一直抖到下来,当然他指挥没有问题,曲子他都很熟,自己跟大家一直每天都在一起练唱。但是这次给曹鹏他印象非常深,但是从此以后,章枚团长就很放心地让他各种机会让他更多地去指挥了。1949年4月,华东军区政治部文工团撤离淮海战场跟随部队渡江南下。5月进驻上海接管及组建上海电影制片厂,为电影生产做准备。有张图片照片这个就是他们进城以后在上海电影厂、电影乐团,但是那个时候你看他胸前有个徽章,是军管会,他们还佩戴着军管会的徽章,是接管电影厂,另外他在那里组建,他是电影乐团的队长、指挥,他在组建电影乐团,那时候很年轻,也没有胡子,乌黑的头发、头发也很多。

那个年代进了上海以后,条件好了,他自己又更好地进行学习,也有时间了,开始就正规地接触一些音乐的理论、音乐各方面的学习,这个对他得益就很大,另外他接触正规的乐队,他们电影厂吸收了很多人,同时他们每次录电影人不够,他们都会请上海工部局的一些首席包括外国人都来参加,所以这个时候他就接触正规的交响乐团。

由于演奏人员不足以及其它诸多原因,1952年中央电影局决定上海电影制片厂乐团和北京电影制片厂乐团合并,曹鹏随团去了北京。1953年中央有个通知,说有留苏的学音乐的名额,大家报名、全国报名,曹鹏他呢,这个时候就报名了,他们的乐队也非常拥护他,认为曹鹏应该去,有这个条件去学习。考试的时候,有规定的,交响乐指挥一定要会一样乐器,不管你会什么乐器,当然是西乐。那他就得益了,他自己会乐器,一定要弹一下钢琴,那自己也可以弹一下丶弹两个曲子,其它的一些功课他都可以在自学的基础上可以应付,去考了,最后要考你的乐队,就是考指挥乐队。考指挥乐队,他也得益的,因为他自己有个乐队,而且大家都支持他,所以到最后考官考乐队是到他们电影厂的排练厅来考的。那个时候他们乐队的人全体换上演奏服,不随便的,全乐队的人把排练厅打扫得干干净净的,放了一大长条的桌子、铺上白桌布,一批考官看他指挥。那个时候,他到现在还记得那个时候他指挥的曲子那个乐队给他的那是比平常还要多,全都认真地来跟他一起合作,他很感动的。1955年,曹鹏如愿以偿,被莫斯科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歌剧交响乐指挥系录取,只身前往莫斯科留学,拜莫斯科音乐学院指挥系主任列.金兹布尔克教授门下学习指挥。

曹鹏他是1961年3月从莫斯科音乐学院毕业,他在那里学了五年半,差不多近六年。毕业以后回北京,因为他们出国全是公派的,他们是公费留学,这个自己当然应该回电影局,但是他在1959年的时候,他回来过一次,上海交响乐团在他1959年回来的时候邀请他到上海开了一场音乐会,这场音乐会开得很成功,那么(曹鹏)他1961年回来以后,交响乐团派了一个副团长到北京跟文化部争取、跟电影局协商,协商一个月,双方都不让。文化部的人事部门来跟他谈话的,他就讲一个、自己学的是交响乐,电影终究不是我的本行,我应该在交响乐的领域里发挥作用,这是第一。第二,自己是南方人,虽然北京自己很喜欢,北京很多朋友,自己跟他们的关系也很好,自己留在这里也很好,但是我终究是南方人,南方的生活习惯北方我有很多地方还是不习惯。文化部决定了,说好了,尊重你的意见,就决定调上海,所以这个时候电影局没有话讲了。1961年8月他就是正式进了上海交响乐团了。

经过专业理论学习,回国后进入上海交响乐团的曹鹏如鱼得水,参加各大文艺团体的汇报演出,在老一辈指挥家们的帮助指导下,他的指挥风格日趋成熟。1963年,他们是到上海电缆厂,他们在那里生活三个月,跟工人一起同劳动、同吃,同时跟他们演出,普及交响乐。他们去的时候,就给工人开座谈会,这个问他们,什么叫交响乐,工人说:我们不知道,我们从来没有听过交响乐,交响乐我们只知道是非常响的音乐,很生动的,我们听不懂,我们不喜欢,这个工人就是这样。他们听了这个以后,他们觉得哦,工人的情况是这样,那我们要很好地为他们服务,所以我们要改编曲目,要把易懂的、他们熟悉的曲目通过我们的器乐来演奏。比如说,让小提琴拉一首《洪湖赤卫队》的乐曲,或者让长笛吹一首群众听得懂的乐曲,来告诉他这是长笛,告诉他这是小提琴,什么叫圆号,让圆号吹一个他们听得懂的乐曲。他们做了很多这一方面的让群众易懂的、容易接受的一些普及工作,所以那个时候到工厂到什么,第一件事情要介绍乐器,哦、这叫小提琴,没见过,小提琴和中提琴有什么区别,自己得把两个琴拿出来比一比,比它大这么多,声音什么样的,请小提琴拉一下,请中提琴拉一下,拉一个曲调,哦、群众懂了,所以到最后,三个月以后,我(他)们再开座谈会,他们就说,“交响乐我们喜欢听的,非常好听的音乐”。

原文标题:温州城市交响乐团 交响乐队的指挥真的有用吗?

原文链接:

Copyright ? 2019-2020 Inc.Powered by ? 山楂 网站地图